渡桁于江

“月亮是各处可照的。”

七秒

他由风而泛涟漪。

滴答。

深蓝色坠入了他的一片澄澈,是夜来了。

我随着他的浮动缓缓地漂流。他很温柔,即使深秋里他冰冷不堪。

滴答。

头顶月亮的银辉铺展在他的皮肤上,晃入我的眼里。

滴答。

他的四围忽然印入绿色的深林,却越来越通透,我的周围也变成了一片翠色,望穿又凝成更深的颜色。

滴答。

心里有什么快要脱出来。“是你吗?”我露出脑袋,呼吸了一大口寒气。

滴答。

滴答。

“嗯,你还记得啊。”一道低沉的声音在远处传来,又好像是从耳边传去。这是他的声音吗?我好像认识他很久了。

滴答。

刚刚似乎有谁跟我讲话。

还有,这湖水有点冰。

好像

抬头是黑夜没有星星的天空。

阂眼静默,一丝光芒从无尽的黑暗中渗出,描摹出一个淡淡的轮廓,好像是金色的。

好像冒着浓烟的火车轰隆隆经过的轨道,晃啊晃,心头泛起了什么。

好像有旧事重现,又隐没虚空。

我还是在一片黑暗的夜里啊,又好像突然有星星眨了个眼。

生与死

    飞鸟压过头顶,穿过林子,盘旋于上空。

    天空被割裂成两色。

    她抚着深绿色的树干彳亍,脚底发出轻微的嘶响。

    前方的天空扩散着柔和的白光,晕入她的眸间,雾气随之氤氲,她失神地望着眼前,模糊与迷糊。

    身后是如铁锈般的橙红,空气中混着粘稠。

    倏地,她顿住了脚步。

    她背倚的橙红蔓染上了血色,身后的远处传来阵阵钟声。

    她的眸子突然射出坚定的银光,毅然转身,大步走去。

    我与你一同,

    寂灭。

他放开手,不知掉落了什么,背后好像有人在喊他的名字。

无尽的路不断地延。

直到坠入山崖,

他看了看手心,看了看心。

瓶子

一个瓶子乘着不明液体,又或者是气体。

他打开了瓶盖。

笑。

哭。

笑。

哭。

瓶子里装的是你的白云和苍狗。

河的对岸是一座望不到顶的山。

尽头是什么,好像不重要。

无非是天空和天空。

他浸在河内,好像找到了依靠。

再见。

光打在他的脸上,他许久未睁眼。

勉强睁开酸涩的眼睛,泪水止不住下流。

“是你啊。”他苦笑。

这不是他要的光明。

乞梦

雨渐滂沱

他看着自己身上的黑色被化开

冰冷 黄昏

叮叮当当的车铃声在耳畔响起又远去

孩子的笑声回荡在潮湿的空气

他不明所以 笑了

破旧的衣衫在雨中浸湿

晚安


《罪全书》

夜幕吞没人潮。






他于黑暗中伸手,星光微晃,是无法触及的光明。








瞳孔微缩,退入身后死寂,漆黑爬上他深幽的眸子。逆着光,他挥起血色,向深渊走去,迸裂一地破碎,黎明渐起。








低着头,帽檐下是一片阴影。








桀骜勾笑。